信用債發行利率飆升至7.8%! 金融機構正在“打劫
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17-04-28 11:07

  4月27日交易所資金利率由于監管收緊、“五一”長假來臨,再度出現盤中飆漲。在此背景下,信用債一級市場也爆出了一大重磅新聞:由貴州貴龍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發行的一期5年期企業債,發行利率攀升至7.80%的高位。與此同時,統計數據則進一步顯示,4月下半月以來,一級市場有多達7只新債發行利率達到了7%以上(含7%)!

  雖然有小散就此戲稱,最近兩天小散忙著在交易所借錢“打劫”金融機構、機構轉回頭再去信用債市場“打劫”發債企業,不過業內人士則表示,高息借錢實在是迫不得已。

 

  資金利率再現井噴

  在“五一”長假來臨進入倒數第二個交易日之際,交易所“高利貸”再次如約而至。數據顯示,今日上交所1天期國債逆回購利率(GC001)盤中再現井噴,下午最高利率水平突破了18%(年化利率,下同).

  此外,27日盤中資金利率達到兩位數水平的,還有上交所的2天期國債逆回購和深交所的1天期國債逆回購R001,盤中最高分別達到10.3%和14.1%。與此同時,銀行間貨幣市場資金價格,也同樣是“祖國江山一片紅”。

  信用債發行同步遭遇“高利貸”

  而在市場資金利率再度高漲的同時,今日以及4月下半月至今,信用債市場發行也同樣遭遇近年來罕見的“高利貸”。

  資料顯示,在城投債發行上,4月27日最新招標的17貴州物流園項目債(5年期AA評級城投債),中標利率飆高至7.80%。而在此之前的4月18日,銀行間市場發行的“17黔南債01”和“16營經開債02”——兩只發行期限、發行規模均為7年期和10億元的AA級城投債,票面利率分別為6.99%和6.98%,就已經直逼7%整數大關。

  此外,在普通信用債方面, 4月17日招標的紅獅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一期3年期中期票據(信用評級為AA+),發行利率達到7.35%;由金誠信礦業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4月21日招標發行的3年期一般公司債(信用評級為AA),中標利率也達到了7.15%。

  來自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至4月27日,4月下半月以來新發行的信用債品種中,有多達22只債券發行利率在6.50%以上(含6.50%)。其中,發行利率在7%以上的債券數量,也達到了7只。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下半月至今信用債一級市場整體發行環境急速惡化的背景下,近期還有多家信用資質不錯的上市公司發行人,干脆決定避開當前這個看似機構投資者有些“趁火打劫”的時間窗口,選擇取消此前的發行計劃。資料顯示,近幾個交易日,先后有萬科、金地、新興鑄管等發行人的中票、短融取消了債券發行。

  四大利空引發信用債發行“火燒連營”

  對于近期信用債一級市場新債發行呈現出的極端情況,業內人士表示,現階段信用債一級市場融資成本急速攀升,主要源于四大“火燒連營”的因素,并非金融機構“趁火打劫”。

  一是監管政策進一步收緊和去杠桿的持續推進,引發資金價格持續高企,進而導致信用債供需關系明顯惡化;

  二是利率債收益率的上行,引發信用債收益率“水漲船高”;

  三是近期國內多起信用風險事件持續暴露,引發投資者風險偏好顯著提升,信用債風險溢價進一步抬高;

  四則是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將可質押債券的評級提高至AAA評級,使得一些典型以“加杠桿”為重要投資策略的機構,大大減少了相關中低評級的信用債配置。

  整體而言,新債發行環境整體呈現出的“禍不單行”和“連環劫”,共同引發了借債成本的快速攀升。

  前海再保險投資管理部副總裁于廣南在接受中國證券報采訪時表示

  整體來看,近期信用債一級市場新債招標普遍遭遇了“市場認購熱情不高、參與機構普遍往高了報”的情況,這種市場環境在很大程度上依然與二級市場的持續疲弱密切相關。

  具體而言,資金面和資金價格因素、利率債收益率上行因素、商業銀行委外贖回和委外到期因素、信用風險因素、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質押券新規等多個利空的交織,是導致信用債一級市場發行定價不斷攀高的主要原因。

  此外,來自華創證券、九州證券等券商研究機構的分析觀點,也普遍認為一二級市場的聯動效應,是近期信用債一級市場借債借出“高利貸”的關鍵推手。

  在資金面方面,在銀行業監管收緊繼續深化的情況下,商業銀行同業存單滾動發行難度加大,疊加4月月末和LCR(流動性覆蓋率)考核,機構普遍對資金產生“惜售情緒”,即在債券配置上輕易不愿意出手。實際上,近期多只國債認購倍數曾經多次低至1.5倍左右,就已經反映出這一因素。在利率債收益率方面,于廣南則指出,目前市場心態依舊脆弱,目前市場收益率整體震蕩上行的趨勢也沒有扭轉。

  而在監管和委外方面,于廣南進一步表示盡管本周四大行發聲表示沒有對委外投資進行大規模贖回,但即便是小規模贖回對信用債一二級市場的供需沖擊,就已經不小。

  除了商業銀行許多委外投資不再到期續作以外,一般而言,一些商業銀行的委外投資還會在委托協議簽訂時,約定一個半年左右的投資業績觀察期和投資業績分成協議。

  一方面,從當前時點算起,半年之前正是去年11月債市由強轉弱的趨勢性轉折之時,目前許多受托機構在債券投資上可能正在“高位站崗”,委托方很可能因為投資業績較差而選擇提前贖回。

  另一方面,許多受托機構為了獲得業績分成,之前往往配置了大量高收益中低等級的信用債,而近期商業銀行即便“小規模”的贖回,也已經使得相關受托機構對于信用債一級市場的新發債券興趣寥寥。

  上海某本地券商資管固收負責人就向記者證實稱,由于部分面向商業銀行的定向資管產品到期贖回壓力較大,近期該資管機構的主要交易策略,就是不再新增信用債交易及配置倉位。如果一級市場上有收益率不錯、信用風險可控、短久期的新債發行,原則上也必須以拋售相應規模的“老券”予以“置換”。

  而在發行人信用違約風險和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質押新規方面,于廣南則向記者表示

  在之前多只中低資質的信用債發生違約之后,近期類似春和集團這樣的中國企業500強發行人,也出現付息違約,也大大壓制了市場對于新發行信用債的風險偏好,進而導致機構增大了對信用債新債的風險溢價。此外,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自4月7日起將可質押債券的評級提高至AAA級,AA+及以下評級的債券將無法入庫質押的新政,也大大打壓了投資者對中低評級的新發債券的需求。

  整體來看,業內人士指出,在目前市場21天以上期限的金融機構同業拆借利率都已經揚升至4%以上的背景下,信用債發行人被迫高息發債,也是“殃及池魚”。不過即便如此,在近期像民生銀行興業銀行中信銀行、大連銀行這樣高大上的大中型銀行,都持續以4.4%以上利率向同業借款的情況下,未來企業發債的利率又能低至何方?

(原標題:信用債發行利率飆升至7.8%! 金融機構正在“打劫”發債企業?)

 
期待黎明走势图